下乡演出剧团多有点像‘打擂台’的感觉

author
0 minutes, 0 seconds Read

接到记者电话时,浙江越剧团团长陶铁斧正坐在医院里挂盐水,这场感冒几乎缠着他度过了一整个春节。
伴随着间歇的咳嗽,陶铁斧说:“这个春节,我们浙江的专业剧团几乎都没有休息过。比如我们团,为了大年初三上演的《越华如水》越剧新春演唱会能成功,年初二就开始准备了。”
这是“新春演出季”的首场演出,而“新春演出季”是浙江省元旦春节期间“我们的中国梦”文化进万家活动的重头戏,所以很受瞩
目,大家都不想让观众失望。
《越华如水》越剧新春演唱会,让许多戏迷过了一把瘾。来自浙江省多个剧团的一线演员,在演唱会中展示了各自拿手的经典选段。演出当天的上座率达到了九成,一楼的位置全部坐满。
在钱江晚报推出的送票活动中,周小姐为外婆抢到了两张《越华如水》门票:“年初三那天,我把外婆和她的小姐妹一起送到剧院门口,她们自己领票进去看。看完去接她们,一路说个不停,别提有多高兴。”
而大年初五,浙越就去乐清“送戏下乡”,昨天,陶铁斧刚从乐清回到杭州,五天九场的“送戏下乡”落幕。
虽说辛苦,但在陶铁斧眼中,这次的“送戏下乡”活动作为“文化进万家”行动的组成部分之一,对于剧团的意义,绝不亚于那场在杭州上演的《越华如水》。因为陶团长发现,城里的戏迷来看戏,大多是图个热闹,而村镇的戏迷这两年越来越专业,对戏的要求反而更高些。
“比如我们这次送戏下乡去乐清,尽管是送到村里,但我们发现,他们已经不像我们印象中那样只想‘看个热闹’,而是真的在追求戏的情节和细节。”
“9号那天,我们上演的是《画眉》。有一个情节是家里的男孩子结婚,当时我们的布景上摆放了一支红蜡烛。结果当天,有三个70岁左右的大伯,到后台来说要找团长,他们告诉我,按照中国的民俗习惯,结婚时桌上都是摆两支蜡烛的,好事成双。你们只放一根是不对的。我只能耐心跟他们解释,放一支蜡烛是导演故意安排的。因为这个男孩子是寄养,家里人想早早把他扫地出门,为了表达婚礼的随意,才故意只放了一支蜡烛。他们这才接受了设定,满意地离开。”

从2月5日到2月9日,浙江越剧团在乐清市虹桥镇南村连演5天日夜场。
九场戏里,有《珍珠塔》、《孟丽君》、《天之骄女》这样的经典剧目,也有《画眉》、青春版《胭脂》这样的新剧。
“为了这场演出,我们提前做了一年的调研,调查哪些剧目在当地比较受欢迎。”
陶铁斧说,“最后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:大家还是喜欢故事性强的悲喜剧。前面可以有些悲伤的元素,但结局最好还是团圆的。”
“在我们演出的周边村镇,浙江小百花、宁波小百花、绍兴小百花,还有上海越剧院红楼团、乐清本地的越剧团都在同时演出,有点像‘打擂台’的感觉。”
陶铁斧说,“虽然有些剧目可能因为方言的关系,观众听不太懂。但总体来说,我们的上座率都在九成以上,可以用盛况来形容吧。”

Similar Posts